神马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妙手仙医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症结所在

第一百四十二章 症结所在

        秦风也懒得搭理这人怎么去说,依旧是自顾自的询问着。

        “八年之前,你应该是被什么毒虫,或者毒蛇之类的咬过?”

        听到这话,刚刚还在嗤笑秦风的那个家伙停下了……

        八年前,他们在外出的时候,经过了一片原始森林。在原始森林中,薛飞确确实实被毒蛇咬了。

        那一次,如果不是他们救的及时,如果不是及时把毒血吸了出来,恐怕这薛飞命都不保了……

        绕是当时他们反应的很快,却也做好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就截肢的准备,最起码也要先把命保住了再说。

        好在,毒血吸出来之后,薛飞并没有什么大碍。

        但紧接着,薛飞身后的人就开口了……

        “不对啊,虽说八年前,飞哥确确实实被毒蛇咬过,但八年前飞哥被毒蛇咬到的地方是脚踝,跟这大腿上有什么关系?”

        “你该不会是瞎猜的吧?”

        想到刚才秦风询问病情有几年,他们不由得便又觉得秦风是自己猜的,然后让他们自己来回答是不是这回事儿了……

        毕竟,在他们看来,如果一个中医真的非常厉害,必然是能够看出病情发展了多长时间,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发病的……

        “秦医生……如果真是蛇毒,飞哥怕是活不了这么长时间吧?飞哥当时可是被一条很凶的毒蛇咬了,如果不是我们救的及时,命当场就没了,更别说带着蛇毒生活八年了!”

        秦风已经大致上弄清楚情况了……

        他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开口说道……

        “蛇毒基本上是处理掉了,如果没有处理掉的话,必然也是会出问题的,我不管当时蛇咬在了什么地方,你们必然是在如今疮面上方的地方,用绳子之类的东西捆住了,防止蛇毒顺着血液回流,是也不是?”

        那些人一愣,却又点了点头……

        仔细回想之后,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是。”

        “疮面的地方,应该就在束缚绳结的地方,蛇毒其实在当时是顺着血液往上流了的,但因为绳索捆绑,并没有扩散出去,但却堵在了这个地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们害怕蛇毒回流,束缚这条腿至少在两个小时之上,是也不是?”

        “是……”

        不由得,众人的目光有些变了。

        从一开始的轻视,变得有点儿惊愕了。

        看过那么多中医,从来都没有中医跟他们提起过是当年蛇毒的问题。

        秦风是第一个提出这件事的……

        而且在提出这件事之后,清楚的说明了当初的细节。

        要知道,细节上的那些事儿,除了薛飞之外,也就只有他们几个知道。

        “残存在他体内的蛇毒并不多,但因为绳索束缚,没回流上去,在这个地方的皮肉内,形成了一个疔结,如果你们当时注意过的话,会发现在绳索松开之后,这个地方就有些发黑了……继而,这个地方出现溃烂,时间大概在被蛇咬了之后的七到十五天。”

        薛飞等人一时间面面相觑,哪里还敢对秦风再有半分轻视……

        秦风说出来的每一句话,他们对应了当时的时间,都对的上……

        “那……依秦医生所言……这是蛇毒?”

        “已经不是了,蛇毒只是当时的诱因,但因为蛇毒,这个地方出现了坏死,现如今,这个地方的肉已经不能称之为肉了,这只是一块已经坏死掉的组织,如果你自己仔细去闻的时候,偶尔还能在这个疮面上闻到类似于尸臭那样的气味……”

        薛飞赶忙点头。

        “对,确实有类似于尸臭的味道……秦医生救我!”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医生能把薛飞的病症给薛飞说的这般清楚。

        本就因为郭泉邻的介绍,薛飞对秦风就有不小的信任,如今,更是莫名有种感觉,觉得自己的病有可能会治愈在秦风的手中。

        疮面上偶尔出现尸臭味道这件事情,除了自己,根本就没有人知道。

        那种味道很淡,而且并不经常出现。

        可饶是如此,也让薛飞始终纠结这件事情……

        他可是个大活人啊,身上却有尸臭……

        这种事情可是有点儿吓人的啊……

        薛飞甚至都有点害怕因为这个疮,自己什么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秦风双唇轻抿。

        “想要治这个病,要忍得住痛。”

        “无论多痛,我都能忍。”

        秦风点头,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把手术刀,拿出了一瓶红色的药粉,还有从风安医药批量生产出来的那些药膏。

        只见秦风蹲在薛飞身前。

        薛飞长吸了一口气……

        便见秦风已经把手术刀扎向了自己的疮面。

        薛飞身后那些人赶忙开口。

        “秦医生,你这是做什么?!就算是要给飞哥做手术之类的事情,最起码也要消毒吧?你这算怎么回事?”

        “秦医生,你直接用刀子剜,不用麻药就算了,连消毒都不消?”

        秦风只是抬头,微微一笑……

        “情况紧急的时候,怕是你们自己受伤,也不会消毒吧?更何况,一但用酒精擦拭之后再剜,以酒精的渗透程度,难免会让疮内本该被挖掉的毒冲到血肉中……”

        那些人听到秦风说的话,不由一愣。

        面面相觑之间,却听薛飞开口。

        “看来,秦先生是知道我们的身份的……是郭老告诉你的?”

        “不用他说,看你们的习惯,看你们手上的茧子,我也清楚。”

        秦风不再多说话,眼疾手快的将薛飞腿上的疮面挖下。

        薛飞身旁的几个人不由得捏一把冷汗,却见薛飞被挖掉的疮面上,一股股乌黑的血从里面往外流淌……

        秦风一边用纸巾擦拭,一边将从柜子里拿出来的药粉洒在薛飞的腿上。

        不多时,乌黑的血液变成了鲜红色……

        薛飞还正有点儿好奇秦风刚才为什么会说很痛,而他却并不是很痛呢……

        一股剧烈的疼痛,便从薛飞的腿上传来了!

        刀子挖在疮面上,疮面已然坏死,自然不会有痛感。

        可那药粉洒在疮面上之后,药粉中的药效会撕裂开本就鲜血淋漓的皮肉,唯有如此,才能破坏掉内部所有的毒气和发炎点,再上伤药的时候,才能不留后遗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