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妙手仙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记清楚那张脸

第二十七章 记清楚那张脸

        有人指指点点。

        有人窃窃私语。

        但没有一人敢上前。

        马俊才在这一片区域还是很出名的。

        当然,都是恶名。

        住在这胡同里的人,大多数都只是没钱没势的乡下人,基本上都是来城里打工,在这租的廉价房子。

        谁敢惹这地头蛇啊。

        平常,这些人见到马俊才都是绕着走,绕不过去也待恭恭敬敬叫声马少爷。

        今天算是开了眼了,还真有不怕死的敢惹这位爷。

        胡同外不远,倒是有一片空地。

        秦风被围在了空地里。

        胡同里有不少人远远的观望,一边还有些叹息。

        说着秦风怕是不被打死,也最少落个终身残疾。

        很快就打起来了。

        胡同里的人都只觉得这是一场一边倒的打斗。

        只见人群中,突然有一人似乎被扔出来了,高高飞起,然后重重的摔落在地。

        胡同里的人纷纷摇头。

        “唉……得罪谁不好,得罪马少爷,连三秒钟都没撑到,就被人扔出来了……”

        “嗯?不对!这个人不是天天跟着马少耀武扬威那个人吗?”

        话说至此,又有一人被扔了出来!

        胡同里的人懵了。

        慌忙赶出来的丁娇仪不自觉的又是张大了她那樱桃小口。

        马俊才带来的人少说也有三五十个。

        三五十人的围殴,秦风不但没有倒下,还扔出来了几个?!

        虽然也见识了秦风完虐那些保安,但丁娇仪清楚,马俊才带来的这些人一个个可都是打架的好手,远非那些保安能比。

        不足一分钟,这些人便没有一个站着的了!

        整条胡同的人都沉默了。

        这还是人吗?

        一个瘦瘦弱弱,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年轻小伙子,一个人单挑这么多个,还赢了?

        有人掐了自己大腿一把……

        疼!

        他喃喃着自己不是在做梦……

        一辆车疾驰而来,远远停下,车还没停稳,车后门便已经被打开。

        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跌跌撞撞的跑下来。

        原本就惊恐的脸上,看到地面上躺着的那么多人后,更是多了几分紧张。

        冷汗已经不自觉的从他的鬓角流淌。

        他叫马天代,是马俊才的父亲。

        马俊才刚刚给他打完电话,让马天代准备钱。

        马天代就接到了另外的一通电话。

        一听到电话那边说的话,马天代慌的手都哆嗦了起来。

        他赶紧给马俊才打电话,马俊才却已经不接听了。

        赶忙赶过来的马天代一路都在祈求千万别出什么事,千万别伤到秦风。

        可等他来时,却看到还站着的,就只剩下了秦风。

        秦风的脚下,此刻还踩着一道身影。

        正是被打的已经神经恍惚的马俊才。

        胡同里的人一看马天代来了,刚才还在惊呼秦风能打,此刻却一个个的缩了缩脑袋。

        “嘶……马天代……他可比他儿子狠多了啊,这小子就算是能打,惹了马天代……怕是也要有的受了……”

        众人纷纷点头。

        丁娇仪都快急哭了。

        她想冲过去帮秦风,想告诉马天代一切都是因为她。

        却被胡同里几个差不多岁数的小姑娘拉住。

        实在是惹不起啊。

        就在众人为秦风惹到不该惹的人叹息的时候。

        只见马天代已经一路小跑跑到了秦风的身边。

        胡同里那些人原以为的马天代的愤怒并没有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马天代“扑通”一声跪倒在了秦风的面前!

        马天代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

        “秦先生,是我教子不严!还望秦先生高抬贵手!”

        秦风瞥了他一眼,并未说话。

        马天代更慌了。

        电话那头所说的威胁的话这一刻似乎又涌现到了耳边。

        马天代一巴掌一巴掌的抽着自己。

        看的周围之人目瞪口呆。

        那些被秦风打的倒地不起的人,原本还满腔怒火,可看到连马天代这样的人物都不得不当众跪地求饶,心中的怒火全都化为了恐惧!

        “张文清让你来的?”

        “是,还请秦先生看在张秘书和我也有些交情的份儿上,饶了我们……”

        秦风伸手指了指丁娇仪。

        “看到她了吗?”

        马天代此刻心绪极乱,根本就没去看,便赶忙点头。

        “看到了,看到了。”

        秦风一巴掌就甩向了马天代的脸!

        马天代的脑袋被这一巴掌打的扭都扭不回来,目光直直的看到了丁娇仪。

        马天代的脸上肉眼可见的肿出一个巴掌印!

        “这一巴掌,让你记清楚点儿那张脸,如果我听说再有人敢骚扰她,不论是谁,我都会把帐算到你的头上!”

        马天代一边连连硬是,一边磕头求饶。

        秦风总算是松开了踩着马俊才的脚。

        当马天代查看马俊才的伤势的时候,发现马俊才已经被打的出气儿多,进气儿少……

        秦风就这样离开了。

        离开之后,丁娇仪才意识到,自己连秦风的联系方式都没有留。

        ……

        这一日,秦风刚给母亲做完治疗,感受着越发轻松的身体,王凤兰也高兴的夸着秦风的手段高明。

        电话响了,是吴安平打过来的。

        吴安平声音急迫,说是自己的一个挚友得了重病,自己刚刚得知,此刻已经昏迷不醒好几天了,想求秦风帮忙诊治。

        当然,吴安平也提及,那朋友家中开出悬赏,只要能把人救醒,付诊金十万!只要能把人治好,付诊金百万!

        饶是如此高昂的诊金求医问药,吴安平的朋友依旧是没有半分好转。

        不久,吴安平到秦风住处接上秦风,车子往城东疾驰而去。

        车子开进了一片别墅区,秦风和吴安平下车之后也是看到了外墙之上贴着的求医悬赏。

        可秦风和吴安平都还没来得及多看一眼,里面便走出一人,扯下了悬赏公告。

        吴安平愣了一下,随即看向扯下公告之人。

        “阿姨,炎军被人治好了?”

        吴安平当即松了口气,同样略带歉意的看了眼秦风。

        如果王炎军真的已经被人治好了,倒是麻烦了秦风白跑一趟。

        可听到吴安平的话,原本就失魂落魄的妇人目光呆滞的抬起头,一看到吴安平,哇的一声,如同孩子一般泪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