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妙手仙医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有种的别走

第二十六章 有种的别走

        论打架,马俊才还真没怂过。

        可谓是从小打到大,再加上学过几年散打,在这一片区域论单打独斗,马俊才自认为没一个人能在他手里走过三招。

        更何况看秦风细胳膊细腿,一副书生模样。

        马俊才已经到了近前了。

        一下手,便是杀招。

        秦风动也不动,丁娇仪吓得连连呼喊。

        “风哥哥,快躲开!”

        可马俊才快捷如风的招式,在秦风眼中仿佛慢到了极致。

        秦风似乎动都没动,马俊才信心满满的一拳便砸到了空气上。

        惯性让马俊才差点摔倒。

        站稳身子后,他有些不敢相信的回头去看秦风,迎来的却是秦风毫不留情的一巴掌!

        马俊才顿时被抽飞了出去!

        “我说了,既然你不滚,那就没有滚的机会了!”

        秦风一步步上前。

        马俊才翻身而起,忍着脸上剧烈的疼痛,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他又一次一拳挥出,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秦风移动,可这一拳依旧是落了空!

        马俊才有点懵,片刻之后慌乱占据了内心。

        他看秦风如鬼,似是飘然靠近。

        又是一巴掌,扇的马俊才眼冒金星。

        旁边的丁娇仪有些惊愕的捂住小嘴,随后又有些发慌。

        “风哥哥,你闯祸了……他……他……”

        可秦风根本就没有在意,任由马俊才一次次爬起来,一次次把拳头打空,自己再一巴掌一巴掌的把他扇的站不起来。

        马俊才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

        马俊才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

        他不明白自己引以为傲的格斗术,为什么会在秦风这里完全无用。

        眼看秦风又是靠近,内心的恐惧战胜了他的桀骜。

        马俊才连连后退,一直退到墙角,再也无法移动,眼看秦风靠近,马俊才赶忙捂住自己的脸。

        秦风正要再动手,听的里屋传来一声轻呼。

        秦风停下了靠近马俊才的脚步,折身回里屋去。

        按照医圣传承的记载,瘫痪病人在针灸之后,不自觉发出这样声音的时候,需要尽快运针,让瘫痪部位经脉尽数贯通,瘫痪者自可痊愈!

        但用以运针的时间很短,不能耽误。

        秦风也分的出事情轻重缓急,连忙回屋运针。

        临走,倒也冷眼望了下马俊才。

        冰冷的目光让马俊才不自觉的一个寒颤。

        听到里屋母亲的声音后,又看秦风急匆匆的走了进去,丁娇仪也是赶忙跟了进来。

        丁娇仪看到自己母亲身上被秦风扎满了银针,此刻的秦风或是提拉,或是扭转,正快速的运针。

        肉眼可见的,丁娇仪看到了母亲腿上原本已经萎缩的肌肉正在慢慢恢复。

        门外,却不适时的传来了跌跌撞撞之声。

        随即,马俊才的声音传来。

        “有种的别走!你等着,你他妈给我等着!!”

        这声音越来越远,似乎马俊才也生怕秦风突然出现,收拾他个措手不及。

        马俊才跌跌撞撞的出了门,便是开始打电话摇人,一边也给自己父亲打电话,让父亲准备好赔钱,说是自己怕一会儿控制不好,把人给打死……

        马俊才的父亲听到儿子的话,虽然有些惊愕,却并未阻止。

        屋里。

        秦风终于收了针,与丁娇仪的母亲道。

        “可以活动一下试试了。”

        “这……”

        丁娇仪的母亲有些诧异,虽然她感觉针灸之后很舒服,但活动怕是不行吧?

        “之前市医院的医生都说了,我这辈子可能都动不了了,我……”

        “试试。”

        丁娇仪的母亲轻咬嘴唇,随即尝试着活动了一下已经瘫痪三年多的手脚。

        这一试,竟然真的抬起来了!

        丁娇仪的母亲愣住了。

        虽然动作很僵硬,但自己确确实实已经能动了!

        丁娇仪更是喜极而泣,连连谢着秦风!

        但紧接着,丁娇仪就想到了马俊才的问题,跟秦风道明了马俊才的家世。

        丁娇仪的母亲此刻也是有些叹息,她想保护女儿,可她实在无能为力。

        今天秦风虽然保护了丁娇仪,可马俊才的家世实在太恐怖,丁娇仪的母亲也有些忧虑。

        秦风略微沉思。

        他倒是不怕这马俊才。

        但毕竟已经得罪了,到时候马俊才找自己麻烦不成,变本加厉的来找丁娇仪麻烦也是不妥。

        略有沉思之后,秦风拨通了张文清的电话。

        张文清有意结交自己,现成的关系,自己是不用白不用。

        张文清很快听明白了情况,告知秦风这件事情他去处理。

        眼看秦风有恃无恐,丁娇仪松了口气。

        可秦风的电话刚刚挂断,就听到外面胡同里被吵嚷的声音布满。

        丁娇仪家并不是很结实的房门被马俊才一脚踹开。

        此刻的马俊才身后带了很多人,似乎也有了底气。

        他叫嚣着秦风。

        秦风毫不在意。

        也就是丁娇仪母女二人担心不已。

        “叫的人倒是不少,但一个草包和一群草包,有什么区别吗?”

        秦风这话让马俊才身后众人怒骂出声,眼看挤着要进来收拾秦风。

        却听秦风道。

        “走,出去练练,别砸坏了人家家里的东西!”

        说着,秦风便抬步走向人群。

        说来也怪。

        这些人明明此刻都要生撕了秦风似的,却在秦风靠近的时候,仿佛不自觉的让开道路。

        只有近前的人才知道,秦风的身边似乎有些劲气,将他们尽数推开。

        眼看秦风被人群埋没,丁娇仪慌了。

        他慌乱的呼喊,想让马俊才不要动手。

        可马俊才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丁娇仪。

        “小婊子……宰了那杂种之后,老子再来找你!”

        这并不宽敞的胡同两侧住了很多人。

        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自然是引起了两侧住户的注意。

        当他们探头出来看的时候,一个个都看到了马俊才。

        虽然马俊才已经被秦风打成了猪头,但依稀还是认得出来。

        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

        “嘶……谁这么猛,连马俊才都敢打?还打成这样?”

        “嘘!小声点!没看到马俊才叫了这么多人吗?这下子,打马俊才那人恐怕是要被往死里整了啊……”

        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被人群围住的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