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妙手仙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马大少

第二十五章 马大少

        听得秦风声音中明显的恼怒,白顺强压心中怒火。

        他长长的呼了口气,勾着脑袋让面目之上因为羞怒而出现的狰狞平复……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若是旁人敢这般与自己说话,白顺直接就废了他!

        可面前之人,白顺不敢!

        最起码在找到第二个能解穴的人之前,白顺不敢翻脸!

        白顺不得不让开了些道路,让秦风离开。

        众目睽睽之下,大家都看到了如同白顺这样的风云人物都有所哀求于秦风。

        可秦风却不给半分面子!

        眼看秦风走远,白顺宣泄似的低吼一声,见周围众人似是对着自己这边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白顺再也压不住心中火气!

        “看什么看!滚!都给老子滚!!”

        人群顿时四散!

        ……

        秦风刚到公交车站牌那里,就有一个小女孩跟了过来。

        “等一下,哥哥……”

        秦风回头看去,正是刚才在药店门口被欺负的那个女孩。

        “谢谢哥哥刚才帮我,我……我……”

        小女孩看上去很内向,又有点犹豫。

        秦风只是摆摆手表示不用道谢。

        交谈了几句,秦风了然小女孩名叫丁娇仪,就住在附近的小胡同里。

        父亲在工地打工,工钱却迟迟要不回来,母亲瘫痪在床,她只好一边读书,一边勤工俭学。

        靠着给小朋友补课挣了点钱补贴家用。

        今天她母亲的药吃完了,她又来抓药,却碰到了这样的事情。

        如果不是秦风的出现,她就算受再大的委屈也只能忍着,然后将地上的药再捡起来,回家洗一洗之后,给母亲煮汤药喝。

        丁娇仪一个劲儿的邀请着秦风,让秦风到她家里哪怕只是喝杯茶表示一下谢意也好。

        秦风本来不想去,但听了丁娇仪的话之后,也是起了些恻隐之心。

        便是答应下来,随着丁娇仪一起,前往她家里。

        在一道并不宽敞的胡同口进去,往里面走了好远,终于是到了丁娇仪家中。

        屋子有些破败,丁娇仪轻咬了咬唇,有些不好意思的提及,说是没有钱去修缮。

        但屋子里面,却被丁娇仪打扫得很干净。

        丁娇仪的父亲外出干活去了,母亲躺在里屋的床上,看到了丁娇仪带回来的秦风,询问之下得知来龙去脉,也是赶忙道谢。

        秦风也提及了自己是医生的事情,给丁娇仪的母亲查看了一下病情。

        病的很重!

        丁娇仪抓回来的药基本上等于没用。

        秦风略有沉思,决定还是帮一帮这懂事儿的姑娘,于是取出针灸针,和丁娇仪他们说了下情况。

        丁娇仪当即有些窘迫,提及自己并没有多少钱给秦风付诊病的费用。

        秦风只是一笑,摆了摆手,表示不收费。

        医圣传承中,同样有提及杀富济贫。

        拿富人的钱,给穷人看病,有钱人不在乎钱财,便多要些诊金用以生存,穷人本就窘迫,便分文不取以行善积德。

        虽然秦风看着年轻,并不像特别有经验的医生,但毕竟秦风帮了丁娇仪,内心上的好感让他们选择了相信秦风。

        秦风刚刚进针,门外便有敲门声传来。

        丁娇仪询问是谁,却没人答应。

        刚把门锁打开,就有一人推门而入。

        男子长的五大三粗,剃了个平头,看上去痞里痞气,嘴里叼着根烟,看到丁娇仪之后,伸手就要去摸丁娇仪的脸。

        丁娇仪连连后退躲过,这男子只摸到丁娇仪一缕秀发,却依旧陶醉的将摸到了秀发的手放在了自己鼻息前。

        “你怎么又来了,我说了我不喜欢你!你出去!”

        “丁娇仪,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想给本少爷暖被窝的女人多的是,本少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本少爷已经给了你那么多天的考虑时间了,嘿……是自己从了本少爷,还是让本少爷用强?”

        丁娇仪根本就推不动这家伙,这男子也是自顾自的就要往里面闯。

        “从了本少爷,要回你爸工资的事情易如反掌,你妈那老瘸子不也就有钱看病了吗?再说了,把本少爷伺候好了,本少爷跟你分手的时候自然会给你一笔分手费,你也不亏。”

        说着这话,男子又是想占手上便宜,丁娇仪赶忙又躲,男子带出一丝冷笑。

        “要是你不老老实实从了我,等我用强,你可什么都得不到……啧啧,当着你妈那老瘸子的面儿把你给上了,那……一定也刺激得很吧,哈哈哈哈……”

        男子话音刚落下,就看到有一身影站在里屋门前。

        “你是谁?”

        男子挑了挑眉,对丁娇仪屋里走出来的年轻男人很是不爽。

        自从他见到丁娇仪之后,便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这丫头弄到床上。

        原以为丁娇仪只是穷人家的姑娘,随便花点钱就能睡到,却不曾想丁娇仪一次次的拒绝他。

        让这位马俊才少爷慢慢没了耐心了。

        “滚出去。”

        秦风只是淡淡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马俊才一听这话,有些毛了。

        想他马俊才在这一片也都算有些恶名,少有人敢忤逆他半分!

        今天这人开口就让自己滚出去?

        这马俊才怎么能忍得了。

        马俊才大步上前。

        “你他妈说什么?!”

        “给你机会了,既然你不滚……那就不用走了。”

        秦风的声音很平淡,似乎在说些再平常不过的话。

        这话也是彻底惹恼了马俊才。

        眼看马俊才眉眼间皆是怒态。

        丁娇仪也是吓得不轻。

        “马俊才,你不准动他!”

        马俊才的凶名,丁娇仪在认识他之后也是有所耳闻,平常拉帮结派断人手脚是常事。

        架不住马俊才家里有钱啊,就算是闯了再大的祸,自有马俊才家里人出面解决。

        就算丁娇仪知道秦风很能打,但也怕马俊才随后找秦风的麻烦啊。

        原本就怒气冲冲的马俊才听到丁娇仪的话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他瞥了眼丁娇仪。

        “你想护着他?哦……我知道了,这是你找的野男人?呵……等会儿我把他手脚打断了,让他眼睁睁看着你在我胯下承欢的时候,我倒想看看他还能不能说出让我滚出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