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都市言情 - 趁着白月光没出名,忽悠她当老婆在线阅读 - 第13章、忽然的怦然心动

第13章、忽然的怦然心动

        “你……”

        沈淮安哑口无言,夏槿禾的腹黑他算是见到了,不过他也没打算纠结这个问题,今天正常点下课,公交车不会和下班族冲突,座位一定是有的。

        “你搁哪玩变脸呢,公交车来了,快来排队。”

        夏槿禾看到沈。淮安脸色变化,时而阴沉,时而纠结,时而咬牙切齿,川剧变脸都没他这么快。

        “明天就去给它回收了,我看他们还能搞什么破坏。”沈淮安将自行车放下,一边嘀咕着一边径直走到夏槿禾身后。

        靠近夏槿禾沈淮安才发现她的右耳是带着蓝牙耳机的,白色的衬衫从后方可以看出她浅蓝色的吊带。

        沈淮安打量了一眼后,目光向四周若无其事的看过去,四月份的天气属于那种多穿一件就会热,少穿一件就会冷的天气,不过还是有很多女生选择穿上短裙和黑色丝袜,展现出独特的魅力。

        如果夏槿禾穿上丝袜……

        “发什么呆,再不上车我帮你投的币司机就看不见了。”夏槿禾回头喊道。

        “马上,我在想是谁扎了我的轮胎。”

        沈淮安搪塞一句连忙上车,一号线的公交车在这一条道路上已经行驶十几年,车内的漆装都掉的差不多了,一些椅子更是褪色严重。

        比如沈淮安现在坐的这个白色椅子,陈凡怀疑它之前是蓝色的。

        “这些老物件你很感兴趣嘛?”夏槿禾和沈淮安坐在一起见到一直看着车内的椅子和装饰,不由得好奇。

        “就是感觉旧的东西看起来比较有回忆感,能让心中很舒服。”

        沈淮安当然不会讲,是因为人无再少年,毕竟他穿越过来之前快奔三了。

        “听说怀旧的人心肠都是不差的。”夏槿禾浅浅一笑,然后深处柔荑般的小手。

        “歌词给我看看,要是我满意,小鸟游六花的衣服我待会就下单。”

        “你先下单。”

        沈淮安看着她真诚的眼神没有轻易上当,虽然先下单也可以取消订单,但沈淮安就是想看她会不会赖账。

        “你居然不相信我,沈淮安你看打。”夏槿禾美目一横,小手抓住沈淮安的腰部轻轻扭了一下。

        “哎~疼疼疼~”

        沈淮安惊叹夏槿禾小手的力量,不亚于小时候她老妈捏耳朵的那股猛劲。

        “你先松开……”

        “下单了,你看。”

        夏槿禾没有松手,左手将某宝打开给沈淮安看,一整套小鸟游六花的cos道路显示下单完成,已出库。

        看到这沈淮安知道,夏槿禾就是想收拾他一下,在报今天中午忽悠她的仇呢。

        “既然槿禾同志这么自觉,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沈淮安说着从单肩背包中拿出写着歌词的纸张。

        “哼╯^╰”夏槿禾拿过纸张同时也松开了捏在沈淮安腰子上的小手。

        沈淮安凑个去“耳机给我一半呗,我躺着睡会,太困了。”

        夏槿禾瞥了沈淮安一眼,看在这家伙熬大夜给她写歌词的份上,她从粉色的小包包内掏出耳机盒,然后将左耳的蓝牙耳机递给沈淮安。

        “喏,可能会有点小,你小心别掉了。”

        “你耳朵有多小,让我看看。”沈淮安一听好奇的带上耳机。

        “一边去。”

        夏槿禾美眸瞪过去,让忽悠失败的沈淮安只能讪笑。

        耳机里播放着一首英文歌,旋律舒缓,沈淮安听着看着旁边低头认真看着歌词的女孩,忽然心中无比宁静,就这样睡了过去。

        夏槿禾此时双眸很明亮,一张小脸上满是意外和欣喜,沈淮安写的这首歌词太美了,像是一个发生在江南的故事顺着江南的雨水落进她的心里。

        “桥上的恋人入对出双,桥边红药叹夜太漫长。”

        这一句几乎将孤独和渴望爱情写到了极致,沈淮安的脑瓜子究竟是怎么想的,平时很常见的句子在他笔下就变的生动起来。

        还有另外一句,她也十分喜欢。

        “太多的伤,难诉衷肠,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不过他觉得这句话有些伤感,满满都是遗憾,她不由得想起那个沉默寡言的沈淮安,那时候他的故事一定很精彩吧。

        合上歌词,夏槿禾不由得看向沈淮安,车窗外碎碎的阳光洒落在少年轮廓分明的脸上,一时间让安静的少年明亮起来。

        夏槿禾忽然心中一动,耳尖微微红润的移开目光。

        刚才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她似乎对沈淮安有刹那间的心动。

        一定是幻觉,夏槿禾安慰自己,忍不住又打开歌词,这样的歌词该怎么唱呢,夏槿禾杵着脑袋思索,樱纯微翕,凭感觉哼唱起来。

        两站很快,公交车即将到站前夏槿禾拍拍沈淮安的肩膀。

        “还是我心肠好,换个人就让你坐到终点站了。”

        沈淮安有些懵的跟着夏槿禾站起来,他感觉没睡多久,一个梦都没触发。

        “那我还得谢谢你。”

        “不用客气,小区楼下请我喝瓶可乐就好。”

        “没钱,等下个月。”沈淮安脸不红心不跳的给她看微信余额。

        “你可以麻溜的圆润的给我滚开了。”夏槿禾刚才的好心情瞬间没了。

        沈淮安不仅忽悠人,还日常性画大饼,气死人。

        “你耳机不要?”沈淮安小步跟上将耳机还给她。

        “你要是没想到曲谱微信滴滴我一下,我给你弄出来。”

        夏槿禾接过耳机的手一抖,差点没抓住,这家伙是在看不起她?

        关键是他不仅会写歌词,还会写曲谱,多少有点打击人。

        “少看不起人,今晚我夏槿禾就算是通宵也要将曲谱弄出来!”夏槿禾咬牙道,随即小跑着着上楼。

        沈淮安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得好笑。

        现在嘴硬,等你晚上找我,就知道这首歌的曲有多难谱,以其他的唱法去弄都是不好听的。

        回到房间,夏槿禾那边早已是反锁套餐,自从不小心被沈淮安看去上半身后,夏槿禾现在洗澡都很晚。

        洗澡之前必须先告诉沈淮安一声,让沈淮安注意一点。

        打开电脑,沈淮安开始今天的码字生活,明天就是夏槿禾在晚会上比歌的日子,还不知道会开到多晚,他得提前多存一点稿子。

        “邪王真眼是最强的。在看到你的瞬间,这只邪王真眼向我诉说了那份因缘”

        房间中的夏槿禾看着动漫里小鸟游六花的动作和台词,一时间愣住了。

        这也太羞耻,太中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