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小说 - 都市言情 - 趁着白月光没出名,忽悠她当老婆在线阅读 - 第八章、忽悠进口卤蛋

第八章、忽悠进口卤蛋

        大学下午的食堂远远没有高中的食堂人多,明德大学外有一条全市出名的小吃街,各种特色小吃应接不暇,价格也比较实惠,因此很受大学生欢迎。

        再加上大学喜欢上晚自习的人不多,就更没有多少人来食堂吃饭,一来二去食堂在下午基本就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

        “有蛋的那一份是我的,啥也没加的是你的,调料包我都放好了,我怕烫,你去泡一下。”

        夏槿禾回来,将两桶佐料全部放好的泡面推开沈淮安。

        沈淮安注意到,夏槿禾一双手美得少见,白白的,嫩嫩的,修长灵秀,丰润白晳。

        要是摸上去一定很酥软。

        “看什么?”夏槿禾瞪眼,她感觉沈淮安有点怪癖,居然盯着她的手不放,反而很少看她的脸。

        “我在确认你是不是真的怕烫。”沈淮安悻悻的收回目光道,转身前往热水器接水。

        接水的时候,沈淮安莫名的笑起来,夏槿禾看起来瘦瘦的,其实吃东西远远比他多。

        就比如她吃饭总会多打点荤,吃面总会加点配菜。

        可奇怪的事,她身材却保持的很好,窈窕动人,凹凸有致。

        传说中吃不胖,不外乎如此吧!

        一只手拖着一个加热水的泡面,沈淮安以前一个人的时候觉得很容易,现在真正做起来却感觉很操蛋,是真的烫,尤其是左手会先感到烫,然后是右手,然后大脑会告诉你快丢掉。

        当然路程很短,沈淮安小跑着将泡面一鼓作气的放在桌子上,很自然的去捏自己的耳垂。

        “噗……”

        夏槿禾浅浅一笑,关心他的话她可是说不出来,盖好泡面,夏槿禾看着远方,忽然有些忧愁,一首好的歌词该怎么写呢!?

        是不是跟沈淮安一起瞎溜达,导致她变笨了。

        夏槿禾不禁怀疑,目光扫向沈淮安,对方正一脸灿烂的看着泡面,一副饿了好几天的样子。

        没救了,这家伙,果然是跟着他瞎溜达变笨的。

        “其实我有一点灵感了,但是光吃泡面好像就断断续续的。”沈淮安唆溜着泡面道。

        夏槿禾听着沈淮安的话,护食般伸手保护住自己泡面里的卤蛋,低头小心翼翼的吃起来,可是额前的刘海似乎在跟她作对一样,时不时的掉落下来。

        沈淮安想了想,他好像是有一个腕带的,在口袋了掏了掏递给夏槿禾。

        “不嫌弃的话就拿过去扎一下头发。”

        夏槿禾看着沈淮安手里颜色老土的红色腕带,露出嫌弃的表情,不过还是接了过去。

        “挺老土的颜色,不会是求姻缘送的红绳吧!”

        夏槿禾弯着眼睛,将头发快速拢起来形成一个高挑的马尾,然后用腕带捆住,一个简简单单的马尾发型就弄好了。

        “我这么帅还要去求姻缘?醒醒吧,少女。”沈淮安笑道,目光不由得偷偷打量起夏槿禾来,马尾发型的她显得更加的充满青春的活力,带着一点飒,更美了,饱满光洁的额头让人想忍不住弹一下。

        “不要脸……”夏槿禾翻白眼,然后咬着叉子问“你不是说有灵感了,说一两句听听。”

        沈淮安看着她泡面桶里留下一颗牙印的卤蛋,突然更馋了,这颗进口卤蛋他势在必得。

        “哪能那么容易就有歌词出来,让我思考一分钟。”沈淮安脑海中已经有了想法,古风、押韵和情景交融,说的不正式许松的歌,那一首《庐州月》完全符合夏槿禾老师的需求。

        “就知道你是吹牛。”

        夏槿禾浅浅一笑,低头小口咬着泡面,饱满的樱唇上沾着汤汁,娇艳欲滴,因为热气的缘故,她晶莹挺拔的鼻尖上挂着几颗水珠,似早晨的栀子花。

        沈淮安不由得怔怔出神,原身怎么没发现夏槿禾白月光般的颜值呢,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还去搞什么网恋,败家!

        必须忽悠她当老婆!

        想到这,看到夏槿禾又要去咬卤蛋,沈淮安咳嗽一声,夏槿禾见状抬起脑袋,秋水般的眼睛看过去,等着沈淮安说。

        “三月,一路烟霞,莺飞草长。”

        “柳絮纷飞里看见了故乡。”

        “不知心上的你是否还在庐阳。”

        “一缕青丝一生珍藏。”

        沈淮安说到这戛然而止,再说就不是灵感而是打腹稿了,不符合他挂六科的身份。

        夏槿禾听到第一句的时候眼睛就亮起来,她感觉三月里草长莺飞的画面出现在脑海中,虽歌词中没有写人,但草长莺飞是人看到的。

        于是她期待下一句,会不会写出这个人在看到草长莺飞时的心情。

        紧接着第二句,让夏槿禾有一种峰回路转的感觉,原来这个人是在柳絮纷飞的季节想起了故乡的种种。

        第三句,第四句直接让夏槿禾怔怔出神,一缕青丝一生珍藏,这不就是辅导员强调的爱情嘛。

        一生一世一双人,属于古代人的终极浪漫。

        而且歌词点明是心上人也没有一丝的俗气,反而由思念故乡具体到一个人。

        比她写的直白的恋爱要美上太多。

        “就这一段?”夏槿禾有些入迷忍不住想知道这首歌更多的歌词。

        “目前就这么多,其余的部分我还要好好想,已经有头绪了。”沈淮安看着她的表情,心里暗爽,许松在古风方面可是上个世界中独树一帜的存在。

        小样,还拿不下你。

        “那你快想想,我感觉这首歌会很美,歌词太棒了,能完美的达到辅导员的要求。”夏槿禾显得很开心,像是发现宝藏男孩一般。

        “可是泡面营养不够,这个很费脑子的。”沈淮安拍拍脑袋道,一种我正在张脑子的样子。

        “卤蛋给你,补一补。”

        夏槿禾现在有种想把沈淮安绑在椅子上除了吃饭二十四小时写歌的冲动,完全忘了这枚卤蛋她已经咬了两口。

        看着落在泡面桶里的卤蛋,沈淮安怕夏槿禾反应过来,飞快吃掉,然后一口气将剩余的泡面吃完,舒服的往后一靠。

        “其实我这首歌的歌词核心思想就是爱而不得,一个人触景想念。”沈淮安沉吟道。

        “但是能以古风的手法写出来,就不是口水歌能比的,起码给人一种很清晰的画面感。”夏槿禾抿着嘴道,看到手里的泡面若有所思,忽然意识到她好像被骗了。

        “确实如此,这也就是你辅导员强调情景交融的原因。”

        沈淮安点头赞同,却发现夏槿禾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绯红起来。